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新东方系的光环能亮多久么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2-10 14:36:05

在中关村核心区众多屹立的高楼中,新东方总部的两幢楼显得格外“耀眼”,怀揣着留学梦的学子从这里迈出第一步,楼上方的新东方logo,经典的墨绿色似乎在诉说着一个不老的传奇。

9月2日,是俞敏洪宣布卸任新东方CEO的日子;9月7日,俞敏洪发表了卸任后的第一次演讲,他说:“互联教育带来的革命性变革,我只完成了1/3,到最后完成并且基于移动互联为主体的真正大公司的教育体系,比如做到现在的学而思和新东方这么大,可能还需要四、五年时间,但我肯定,最终还是由新东方的人做出来。”

俞敏洪当年的合伙人徐小平在2015年曾语气坚定地鼓励创投界的朋友一起来消除虚报投资额的现象。他说:“别的我不敢说,但我会精确知道真格所投公司的融资额。我要求这些公司要么不报融资消息,要报就要报真实数字!”

已经50多岁的俞敏洪,语气里的豪气仍不减当年。而真格基金投资的51talk虚报融资额虽然让徐小平被打脸,但是字句里的理直气壮却不输俞敏洪。也许这是属于新东方人一份独有的自信。

有了家底儿,说话自然硬气。

俞敏洪、徐小平、王强三人一起开辟出了教育培训市场上的一个新大陆——新东方。

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家。无论是高管还是名师,新东方也曾经有过离职潮。

有人说新东方就是教育的“黄埔军校”,有着一套“特殊”的人才培养机制,让优质的人才能够通过“老师——名师——管培培训——外地校长——四大校校长——北京管理层”的路径完成个人价值的实现。但别人的窝再好终究是别人的,长大了总要远走高飞。这就是中国式创业的基础模式:同舟共济——同心协力——同床异梦——同室操戈。“新东方已经做大了,公司内也一定是人才辈出,专业能力强的人有许多。新东方是个上市公司,有了巨大的监管层,世界级的监管,他们已经职业化,

新东方系的光环能亮多久么

我还是想离开做一个崭新的事。”王强曾这样说。相比小公司,大公司可能更会留不住人。马云曾说过员工为什么会离职,要么是钱没给够,要么是人心凉了。在新东方,钱当然不会不够,有位从新东方离开的老师曾说在新东方的最大收获就是:赚钱多。

那么人心为什么会凉?

有可能是因为当初俞敏洪、徐小平、王强三人一穷二白打天下,如今风光却被一人占据,心中不平。无论如何,总之三人是分道扬镳了。虽然徐小平和俞敏洪还没有到同室操戈的地步,但终究不会再怀着同一个梦,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

接下来就该轮到高管、名师了。

“讲课讲到5年以上的时候,一定会寻求一些变化。要么在内部走管理路径,要么脱离原有的体制做一些其他事情。”、“我自己有CS背景,对互联也算了解,再加上自己对教育行业的理解,我希望做一件二者结合的事情。这件事在新东方内部是推不动的,传统业务对新东方的阻碍太大,所以只能离开自己干。”一些从新东方离职的人说。

于是,“离开”成了新东方员工不得不面临的选择。

胡敏,曾任新东方集团总裁,2004年已经成为校长的他离开新东方,创办新航道英语培训学校,直接跟新东方对着干了;包凡一,曾经的新东方联合创始人之一,创办了北京宏飞洋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陈向东,曾任新东方执行总裁,创办了O2O平台跟谁学;韦晓亮,曾任新东方前途总裁助理,创办了智课;马俊,曾任新东方国外考试部教师,创办尽管无关爱情小马过河国际教育;刘畅,曾任长春、沈阳新东方学校校长,创办了一起作业;杜昶旭,曾任新东方学校国外考试部教师,创办了朗播;沙云龙,北京新东方学校校长,创办朴新教育......

于是新东方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留住他们,俞敏洪卸任CEO实际上是一种放权让利:“我从CEO位置上退下来,不再当首席执行官了,只当董事长。原因非常简单,一是我觉得我到了50多岁了,没有必要冲在一线了,有的是年轻人冲在一线,我把握大方向。”

离开了新东方的他们带着新东方系的光环在教育圈摸爬滚打,当然有做得十恋分成功的。在新东方工作了14年多的陈向东说:“在新东方最大的收获就是成长。自己的身上会有新东方的印记,包括对于市场的认知、对于人性的洞察、对于事情的剖析等,外人可能很难想象得到。就像以前我说过的,如果我和我的小伙伴的公司做得好的话,某种程度上也是新东方的另一种成功,新东方不仅在培养学生,也培养了很多教育界的成功的创业者、最懂教育的管理者,他们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在为中国的教育做贡献。不管是在新东方还是不在新东方。”

当然也并非都是像陈向东一样成功的案例,带着新东方光环的教育创业者并不是每个都能一直闪亮在这个圈子里。备受学生喜爱的名师罗永浩从新东方离职创业创办老罗英语培训,当时老罗采取低价竞争的策略,同样总数32次课的课程,收费只是新东方的1/3,而且前8次只收一块钱。即便如此,老罗英语培训当年的收入只有450万元,还不到新东方的一个零头。

总之,破茧而出才能成蝶,如果永远摆脱不了茧的束缚,不能突破老东家的局限,不能有所创新,最后光环也会逐渐暗淡,这光环能亮多久取决于自己今后的本事而不是原来的地位。正如朗播创始人杜昶旭所说:“教育领域如果出现像新东方一样的巨头,即便就是新东方人做的,也一定是相对叛逆的那一个。”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音乐喷泉制作价格
厕所感应节水器
品牌服装店报价

相关推荐